女儿儿子各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才最好?

女儿需要底线教育,儿子需要阳光教育!这是对孩子最好的保护

  家庭教育对于孩子的成长而言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,不同家庭的教育方式直接影响到孩子日后的成长。

日常生活中,父母会习惯性地给女孩买洋娃娃,给男孩买飞机模型,这种无意识的行为恰恰反映出男孩和女孩需要不同的教养方式。

那么应该如何选择男孩和女孩的教育方式呢?

01

作家罗松讲过两个故事。

第一个故事关于女孩。

一个青春期女孩凌晨才回家,

过了几天,父亲约她外出喝酒:

“尽量喝,喝醉,爸爸带你回家。”

那一晚,女孩醉倒在吧台上。

第二天,她一醒来,

就看见了父亲写给自己的一封信:

“你记得昨晚喝了多少酒醉倒的吗?

一共是两杯啤酒跟五杯角HIGH,

记住,这就是你的极限。

世界上有很多坏人,

我没办法永远在身边保护你,

所以才让你知道你的极限,

你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。

  

  第二个故事关于男孩。

一个14岁男孩,

在书亭看到了一本很喜欢的书,

可是身上没带那么多钱,

于是就偷偷把书藏进了怀里,

不料却被老板发现了,

把他扭送进了派出所。

很快,孩子的父亲赶到了。

男孩低着头,等待父亲的大骂。

但父亲并没骂他,而是对书亭老板说:

“他一定十分喜欢这本书,

只是因为没有带足钱才这样做的。

你看这样行不行,

我出三倍的钱买下这本书……”

出了派出所,父亲停下脚步,

对满脸羞愧的孩子说:

“人这一辈子或多或少都会犯错误。

听着,忘记它!

不要让它在你心里留下阴影,

好好学习和生活,

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讲完这两个故事后,

罗松说了一句我非常认同的话:

给女儿最好的保护是底线教育,

给儿子最好的保护是阳光教育。

  02

给女儿最好的保护是底线教育。

对于女孩的底线教育,

我觉得有四点特别重要。

第一个底线教育:身体底线。

何为身体底线教育?

作为父母,就是一定要告诫女儿:

不要为任何事情出卖和伤害自己的身体。

第二个底线教育:生活底线。

在知乎上看过一个故事:

女儿考上大学后,父亲给她寄钱。

“1200元够不够?”

女儿回答:“够了。”

父亲又说:“想买什么就买,别亏自己。”

女儿听了,半天不作声。

父亲觉得奇怪:“怎么了?”

女儿说:“室友和我一样,每月家里也是给1200元,但她生活质量比我高,每天都有零食吃,每周都去麦当劳……”

父亲说:“她是不是在打工?你不要去,耽误学习。”

“她没有打工,是在谈恋爱。

有一次她约会回来对我说,

其实她不喜欢那个男生,

只是喜欢他替自己买单而已。

她还说我傻,可惜了这张脸,

如果她有像我这样漂亮的脸,

根本不用向家里要钱。”

父亲放下电话,立即给女儿打了1500元,

回家又给女儿发了一封邮件:

“从这月起,我每月给你1500元。

多出的300元,你可以买零食。

还有,如果你恋爱了就要告诉我。

我每月再给你500元,作为恋爱经费。

请你一定要记住,每次约会,

都不要忘了带上自己的钱包。”

这位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?

因为他在给女儿灌输一个生活底线——要有经济独立能力。

“经济独立的女人,

是最有尊严的女人。

经济不独立,人格便不独立。

人格不独立,爱情便不独立。”

  

  第三个底线教育:感情底线。

作家柒柒曾有过一段惨痛的恋爱经历,

她这样写道:

“我一直以为妥协一些将就一些,

这个世界就会为我让出一席之地,

后来才知道:你永远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。”

所以现在,柒柒总是给女儿强调一个“感情底线”:

“不要在一个不爱你的人身上浪费时间。

更不要为他无底线地牺牲自己,

因为你永远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。”

  

  第四个底线教育:生命底线。

我们一生中,总难免遇到恶人。

当遭遇恶人时,

如果你没有能力和歹徒斗争,

就应该打迂回的战斗,

不管手中的东西有多么重要,

都不应该和其发生正面冲突。

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舍财保命。

因为生命高于一切,

没有什么物品能比生命更重要。

我们一生中,也总难免遇到伤心事。

但不管遇到多大的伤心事,

都不能选择终结生命,

自杀是解决问题中最愚蠢的办法。

  

  03

第一个阳光教育:冒险教育。

现在很多家长总是这么教育儿子:

“那里不能去,太危险了。”

“这个地方不能呆,有危险。”

教育家理查德说得好:

“缺乏冒险精神的孩子,

往往习惯于墨守成规,

既性格孱弱,又不善创新。”

  

  第二个阳光教育:规则教育

在“冒险教育”的基础上,

必须得增加一个“规则教育”,

用规则来平衡冒险。

不管做什么事情,

都要往最坏的结果想一想,

这个最坏的结果如果能接受,

就可以试一试。

如果承受不了,就不要去做。

  

  第三个阳光教育:挫折教育。

西安交大博士研究生杨宝德,

因为不堪导师骚扰而自杀,

中兴程序员欧建新,

因为不堪被公司辞退而自杀,

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之所以选择自杀,

就是因为缺少了挫折教育。

其实,生活中打倒我们的绝对不是挫折,

而是面对挫折时的消极逃避态度。

你要学会把每一次遇到的困难和挫折,

都转化成一次学习机会。

当一扇门关了,另一扇门会打开。

或者你自己去打开那扇关闭的门。”

  第四个阳光教育:独立教育。

一位我尊敬的公务员朋友,

讲过他父亲教他做人的故事:

他爸在他暗恋一个姑娘时说:

“一个姑娘不会因为你专一痴情而喜欢你,只会因为你优秀而喜欢你。”

朋友感叹:真是醍醐灌顶。

初中一年级,他爸问他。

“怎么才能让别人尊重你?”

“我尊重别人,别人就会尊重我。”

“错了。是实力。”

朋友感叹:真是太深刻了。

他父亲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,

但说话从来轻声细语,

只对他说过一句狠话:

“不要妄想我会给你报销发票。”

朋友感叹:这句话,成了我的做事准则。

后来,他身边很多同事都犯事入了狱,

但他却一直清清白白、平安无事。

他感叹:“所以我一直很感谢我父亲。”

杨绛的父亲杨荫杭说过一句话:

“教育孩子独立,胜过当第一。”by北大公学家庭教育

一个父亲关于狼爸VS猫爸的纠结

一个父亲的纠结

蓝药师

孩子参加了本地一个以专业著称的儿童舞蹈团。专业就是专业,不再是哄着孩子扮个小白兔玩游戏。过去就先训练基本功:压腿,下腰,劈叉跳。把一直没有吃过苦的女儿弄得焦头烂耳,才训练了四、五次就出现了舞蹈恐惧。每次上学前都要愁眉苦脸,有一次竟然痛哭流涕。直接把我这个父亲逼入了慌乱中。

作为一个信奉让孩子自由发展的现代派家长,我心里不禁有些哆嗦:既害怕违反孩子的自由意志丧失学习的兴趣,又害怕小孩养成遇见困难就躲避的性格以致终身懦弱。查过无数教育心理学理论,也没有哪本真正讲清“放养”和“放纵”的区分。所以一时间,我还真有些左右为难,进退维谷。

如果是个“狼爸”,这根本就不叫事。出了学费,求了朋友,大老远送你去这么有声誉的艺术团,不好好学就打得你学。“若想人前显贵,总得人后受罪”,哪个艺术家背后没有点儿伤心的往事?如果是个完全的放养者,这也不叫事。还是个六岁的孩子,不学就不学了呗,世上路那么多,我女儿喜欢什么就是什么。我要她成功干什么?问题就在于,这两种理论其实都比较适合“别人家的女儿”。到了自己女儿身上,惟剩关心则乱,纠结缠绕。

抛开无效的情绪,事情本不复杂。送孩子去舞蹈班,其实也没有想过以后她成为“杨丽萍”。就是希望她锻炼身体,顺便体验一下艺术的魅力。我的女儿从小就臭美,对着镜子可以扭半天腰。表演欲极旺盛,热爱出风头,理论上属于可以培养的好胚子。哪知道一到吃苦的时候,就想开溜了。可见,女儿就是个“叶公好龙”的普通人,一个热爱显摆、讨厌吃苦的小娃娃。我是该鼓励她忠于内心,还是鼓励她克服困难?这两个其实都是好词,可就是不能摆在一起。就像自强不息和顺乎自然,本来就是矛盾的。

这其实无形里已经构成了一个很大的世界观问题。除了天纵奇才,所有的成功,都有强迫的成分。问题就在于强迫本身是否算是成功?强迫不是反自然的吗?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,我到底要求她成为一个怎样的人。不仅仅是对女儿的培养,也包括对自己的发展,我可能都长期存在同一个类型的迷惑:是该磨穿铁砚囊萤照读一朝看遍长安花,还是马放南山池鱼思渊把酒话桑麻?前者到底算是成就还是庸俗,后者到底算是躲避还是智慧?我对孩子的纠结,其实就是自己纠结的影射。从古到今“有人辞官归故里,有人漏夜赶科场”,这都是人之常情,可是哪条路不是一样的悲喜交集。我真不愿意孩子进入沙场,但似乎也不愿把她亲手送进山林。我不知道哪一种路才有光明的远方,棍棒是否成就孝子,任性能否真的逍遥,我只知道“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”,那实在是一种苍凉。所以原谅爸爸,江湖越来胆子越小,哪怕“老子”也勉强算是曾经观过世界,仍然没法拥有坚定的世界观。

我还是坚持把女儿留在了舞蹈团里。让她含着眼泪承受人生中第一段学习的痛苦。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她以后会走什么路,我就只能哄着她往前面再看一看。我也不知道她是否适合跳舞,她还太小。是熬过痛苦后从此享受艺术,还是哪天与“魔鬼”绝交从此陌路,那都是她的人生。我只是不希望女儿太早在父亲的默认下做一个逃兵。艺术也好,人生也罢,这恐怕注定都是场欢笑和眼泪交错的修行,坚持、坚强、坚韧,虽然都是老土的词语,也永远有它的价值。也许正是这些悲喜,纠结和无奈,才慢慢构建了一个生命的阅历和厚度。

前几日,小家伙被幼儿园选进了校级的舞蹈队,我看见她一刹那的雀跃欢愉。我就嘀咕着,这跟前段时间哭鼻子的是一个人吗?心里不知为何老冒出苏轼的词: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 

首发《羊城晚报》,大家小品版。略有删改,

地址:http://www.ycwb.com/ePaper/ycwb/html/2014-11/12/content_577880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