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父亲关于狼爸VS猫爸的纠结

一个父亲的纠结

蓝药师

孩子参加了本地一个以专业著称的儿童舞蹈团。专业就是专业,不再是哄着孩子扮个小白兔玩游戏。过去就先训练基本功:压腿,下腰,劈叉跳。把一直没有吃过苦的女儿弄得焦头烂耳,才训练了四、五次就出现了舞蹈恐惧。每次上学前都要愁眉苦脸,有一次竟然痛哭流涕。直接把我这个父亲逼入了慌乱中。

作为一个信奉让孩子自由发展的现代派家长,我心里不禁有些哆嗦:既害怕违反孩子的自由意志丧失学习的兴趣,又害怕小孩养成遇见困难就躲避的性格以致终身懦弱。查过无数教育心理学理论,也没有哪本真正讲清“放养”和“放纵”的区分。所以一时间,我还真有些左右为难,进退维谷。

如果是个“狼爸”,这根本就不叫事。出了学费,求了朋友,大老远送你去这么有声誉的艺术团,不好好学就打得你学。“若想人前显贵,总得人后受罪”,哪个艺术家背后没有点儿伤心的往事?如果是个完全的放养者,这也不叫事。还是个六岁的孩子,不学就不学了呗,世上路那么多,我女儿喜欢什么就是什么。我要她成功干什么?问题就在于,这两种理论其实都比较适合“别人家的女儿”。到了自己女儿身上,惟剩关心则乱,纠结缠绕。

抛开无效的情绪,事情本不复杂。送孩子去舞蹈班,其实也没有想过以后她成为“杨丽萍”。就是希望她锻炼身体,顺便体验一下艺术的魅力。我的女儿从小就臭美,对着镜子可以扭半天腰。表演欲极旺盛,热爱出风头,理论上属于可以培养的好胚子。哪知道一到吃苦的时候,就想开溜了。可见,女儿就是个“叶公好龙”的普通人,一个热爱显摆、讨厌吃苦的小娃娃。我是该鼓励她忠于内心,还是鼓励她克服困难?这两个其实都是好词,可就是不能摆在一起。就像自强不息和顺乎自然,本来就是矛盾的。

这其实无形里已经构成了一个很大的世界观问题。除了天纵奇才,所有的成功,都有强迫的成分。问题就在于强迫本身是否算是成功?强迫不是反自然的吗?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,我到底要求她成为一个怎样的人。不仅仅是对女儿的培养,也包括对自己的发展,我可能都长期存在同一个类型的迷惑:是该磨穿铁砚囊萤照读一朝看遍长安花,还是马放南山池鱼思渊把酒话桑麻?前者到底算是成就还是庸俗,后者到底算是躲避还是智慧?我对孩子的纠结,其实就是自己纠结的影射。从古到今“有人辞官归故里,有人漏夜赶科场”,这都是人之常情,可是哪条路不是一样的悲喜交集。我真不愿意孩子进入沙场,但似乎也不愿把她亲手送进山林。我不知道哪一种路才有光明的远方,棍棒是否成就孝子,任性能否真的逍遥,我只知道“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”,那实在是一种苍凉。所以原谅爸爸,江湖越来胆子越小,哪怕“老子”也勉强算是曾经观过世界,仍然没法拥有坚定的世界观。

我还是坚持把女儿留在了舞蹈团里。让她含着眼泪承受人生中第一段学习的痛苦。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她以后会走什么路,我就只能哄着她往前面再看一看。我也不知道她是否适合跳舞,她还太小。是熬过痛苦后从此享受艺术,还是哪天与“魔鬼”绝交从此陌路,那都是她的人生。我只是不希望女儿太早在父亲的默认下做一个逃兵。艺术也好,人生也罢,这恐怕注定都是场欢笑和眼泪交错的修行,坚持、坚强、坚韧,虽然都是老土的词语,也永远有它的价值。也许正是这些悲喜,纠结和无奈,才慢慢构建了一个生命的阅历和厚度。

前几日,小家伙被幼儿园选进了校级的舞蹈队,我看见她一刹那的雀跃欢愉。我就嘀咕着,这跟前段时间哭鼻子的是一个人吗?心里不知为何老冒出苏轼的词: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 

首发《羊城晚报》,大家小品版。略有删改,

地址:http://www.ycwb.com/ePaper/ycwb/html/2014-11/12/content_577880.htm